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张玥 > 【荐读】朱伟一:经典名画在资本市场又有了新妙用 正文

【荐读】朱伟一:经典名画在资本市场又有了新妙用

来源:是古非今网 编辑:张玥 时间:2019-09-16 10:03:36

  在美国,目前至少有20家金融机构从事艺术品投资的贷款业务。去年,美国以艺术品作为抵押品贷款的市场规模达到了200亿美元。同年,美国银行的账面上有约65亿美元的贷款是以艺术品作抵押的。当名画作为投资或贷款抵押物时,所有人和抵押物权人并不将艺术品取回自己住所或业务场所。与文学作品和音乐作品不同的是,绘画因其存在形式和表现方式而可以被占有。富豪凭借其巨大的财源,将名画等美术作品变为保值和增值的资产,也将其作为借贷的担保物。民国初年,鲁迅先生从绍兴举家迁往北京,上门道别的亲友顺手牵羊,拿走了几幅字画,其中有幅出自赵孟頫的手笔。鲁迅知道后一笑置之。鲁迅很大度,而当年赵孟頫的画也并不很值钱。若在今天,名画失窃,定是性命交关。是的,名画和其他艺术品难以估值:艺术品的估值有很大的时代性和主观性。

  今天,随着资本市场的高度发展,很多名画和艺术品也都成了资本市场投资品的一部分,但仍然难以估值。上市公司收藏的艺术品也难以估值。比如,宜华生活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宜华公司”)出资1.03亿元购置材质为樟木、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黄花梨和老酸枝的根雕、木雕龙纹床、浮雕落地屏风等收藏展示品。在《宜华科技有限股份公司2018年年底报告的事后审核问题问询函》中,上海证券交易所专门问及前述艺术品及其价值。宜华公司在回复公告中表示,这些艺术品具有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很显然,艺术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不同于经济价值和资产价值。但宜华公司在答复中又说,“经咨询评估专家以及木材专家意见,上述艺术收藏品价值在2018年末未发生价值减损。”笔者以为,宜华公司旗下有若干家具制造商,收购和收藏木制艺术品应属正常。国内外大型上市公司收藏一些名画或其他艺术品已是稀松平常之事,上市公司的老总本人也会收藏一些名画。

  因为艺术品难以估值,收藏名画等艺术品的企业也就难以估值了。企业上市之后,其股票在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而股价的总额即为上市公司市值:一个相对客观的价值。而在企业上市之前,对企业估值,就是比较主观的判断。艺术品既可以是收藏品,也可以是资产,但难以成为流动性高的资产。除了难估值之外,艺术品的转让也缺乏透明度,往往存在外人并不了解的暗箱操作。内幕交易人可以控制收藏价值高的艺术品的价值。富豪与拍卖行可以心照不宣:富豪私下承诺为拍卖的艺术品托底,艺术品拍卖实际出售价超出托底价的部分,由拍卖行与托底的富豪瓜分。因为有富豪私下托底,此类艺术品公开拍卖就不会流拍。严格说来,拍卖行这样做属于欺诈。

  名画等艺术品虽然流动性差,但在资本市场仍有妙用。投资名画或以名画作为借款抵押品就是一项新兴业务。有一种艺术银行(Art Bank),就是以艺术品为存取租赁物的委托机构,通常是购买艺术家作品,再将作品转租或销售给政府机关、公共空间、企业、私人用于陈列、装饰、收藏等。艺术银行1972年起源于加拿大,早期运营并不成功,但近年来在西方资产运作体系逐步健全完善的过程中获得了新生。

  在美国,目前至少有20家金融机构从事艺术品投资的贷款业务。去年,美国以艺术品作为抵押品贷款的市场规模达到了200亿美元。同年,美国银行的账面上有约65亿美元的贷款是以艺术品作抵押的。当名画作为投资或贷款抵押物时,所有人和抵押物权人并不将艺术品取回自己住所或业务场所。艺术品仓储也成为一项重要业务,一年的金额可达20亿美元。

  用于贷款抵押的大多是名画,在欧美艺术品高端市场交易,每幅作品单价在1.65亿美元以上。价格在5万美元至100万美元之间的艺术品市场算是中端市场。大部分富豪都有很强的占有欲,而藏画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满足一种占有欲,有如收购上市公司。难怪有人说,“艺术品是富人的玩物。”正因为如此,对富豪来说名画的价格越高越好,名花有主才体现富豪的价值。2017年,Christie拍卖梵·高的油画《田间的劳动者》(“Farmer in a field”),起拍4400万美元,第一次竞价5500万美元,经过四分钟竞拍,以7200万美元成交,加上交易费用,买画者共支付了8130万美元。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高端藏画市场曾一度萎缩,但2011年便恢复到2007年的销售额,以后每年都在560亿美元至680亿美元之间。高端藏画市场的很多顾客是亚洲人,Christie在亚太地区的销售量不断飙升,过去十年增长了325%。

  毋庸置疑,购买高端绘画作品也有风险。“僵尸形式主义”(zombie formalists)的艺术品便是一例。“雨的画”(rain paintings)是此类画作,以灭火器在画布上喷洒泡沫。多年前,此画在苏富比(Sotheby)拍到了224500英镑,但类似的画作2018年仅拍到每幅2万英镑。

  迄今,艺术品交易主要是通过拍卖进行,博物馆、拍卖行和私人画廊三位一体。博物馆与富豪走得很近不奇怪:博物馆会向富豪出售藏画,有些富豪则会将藏画捐给博物馆,博物馆还可以帮助富豪鉴定名画。不过现在又有新变化,一些富豪自建博物馆收藏自己的名画。区块链技术出现后,欧美资本市场的艺术品投资者欢欣鼓舞,说是借助区块链,可将名画的所有权或收益权分拆后卖给众多投资者。这预示着艺术品投资又将演绎出更多故事。

  绘画与文学作品和音乐作品一样,都能给大众带来愉悦。但与文学作品和音乐作品不同的是,绘画因其存在形式和表现方式而可以被占有。富豪凭借其巨大的财源,将名画等美术作品变为保值和增值的资产,也将其作为借贷的担保物。由此,我们不妨说,名画收藏是资本市场的延续。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投资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赠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

  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聘请了全球数十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旨在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人民。目前,人大重阳下设7个部门、运营管理3个中心(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近年来,人大重阳在金融发展、全球治理、大国关系、宏观政策等研究领域在国内外均具有较高认可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荐读】朱伟一:经典名画在资本市场又有了新妙用,是古非今网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