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民间的邪门故事?

2017年,我们村103岁的林长发老人溘然长逝了。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他的故事,从小到大一直听。他的长寿本身就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据说,林长发这一辈子做了很多善事,才得以如此高...


  2017年,我们村103岁的林长发老人溘然长逝了。我听说过很多关于他的故事,从小到大一直听。他的长寿本身就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据说,林长发这一辈子做了很多善事,才得以如此高龄。

  林长发三十多岁时,为了躲避日本鬼子入侵的战乱,从辽宁省拖家带口逃命到黑龙江省,最终流落到我们村。那时候,他已经有了四五个孩子,大的十几岁,小的嗷嗷待哺。为了养活家人,林长发耕地种田,挑担子卖零货,做过不少营生,但尝试了很多行当,都没有发家,甚至连最基本的温饱都没有解决。

  无奈之下,他干起了“纸活”行当。纸活就是各种纸扎纸糊的丧葬用品。这个行当在林家并不是新鲜事,林长发往上几代人,都是从事这一行的,祖传手艺,养了几辈子人,因此,在他的家族里,形成了一套独有的阴阳秘法。

  按理说,纸活是个不错的手艺。那个年代,人们活得苦,一辈子挣扎,无非是为了填饱肚子。等到死了,更是不奢望大墓重棺,升斗小民,平头百姓,能有个寿木装起来葬了,也算安慰了一生。为此,办个风光的丧事,则是活人和死人同时互相告慰的选择。

  但是,林长发不想接下这个手艺。他知道,死人的钱不好挣,自古就有“阴钱易取不易去”的说法,说的是死人的钱容易赚,但这些钱都有怨气,不易花出去,即便花了,也要给花钱的人留下点“念想”,除非花钱的人命极硬。所以,从事这个行业的,都会提前做好法事,或者家里摆放镇邪物,以免出事。

  当然,更主要的是,在林家祖上,一直有一个不能言说的痛处,那就是短寿。林氏家族代代人丁旺,却只寿命短,尤其男性,大多都是活不到60岁。林长发以上的祖先十几代,能活到65岁善终的,便是长寿人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短寿多是基因所致,毕竟林家祖辈为农,世代贫苦,吃糠咽菜,日子过得不如人,怎可能寿命如人?但在当时,人们善于为自己的短处找到自认合理的借口,把原因归结为不可抗拒的力量,心里也就坦荡了些。

  可是,日子逼人,顾不上那么多说道,先吃上饭活下去才是正道。为此,林长发思来想去,还是捡起了这门生意。他暗中计划,只要日子一好,就马上转行。

  林长发脑袋灵,人实诚,再加上心地善良,很多办白事的没钱置办丧葬用品,他就半卖半送,一来二去,他的纸活店成了远近闻名的买卖,方圆几十里独此一家。无论哪家有白事,都来定些物件,店里售卖的花样也就多了起来,纸人纸马,金山银山,棺材,石碑等等,一应俱全。

  昂首难见脚下路,低头方知佛慈悲。日子顺时,谁还信命呢。林长发日子一好,就舍不得放下这个买卖了,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孩子们,一个个长大成人了,身强体壮的,他更觉得要做好这个买卖,养好这个家。

  这天,林长发正在家里做花圈,店里来了个陌生男人,人高马大,面色黑油,不苟言笑,进了店,还没等林长发开口,他便呼唤店老板给做一个“还愿身”。

  “还愿身”是一种小众的宗教物品,作用接近于道教的“替身”。传说,有的人来到这个世上,不是轮回转世,而是一些童男童女或者什么地方的神仙转世,这些人在人间完成特定任务后,就会脱离肉体凡胎回到原岗位上,人也就死了。还有的人,虽然是普通人,但是八字弱,容易被不干净的东西看上,看上后,不死也得付出点代价,这时候,就需要做一个纸糊的假人,作为当事人的还愿身,当事人就可以继续留在人间,等到阳寿尽时,再去替代“还愿身”。

  那时候,人有个病灾什么的,首先想到的是得罪哪路鬼神了,所以做“还愿身”的人很多。因此,林长发想也没想,便答应了来者的要求,同时接着问那男人,做什么样的还愿身,要多大尺寸,什么材质。

  做“还愿身”要有算命人根据当事人的情况,给出详细的标准,当事人的生辰八字不同,或者还愿大小不同,会有不同的尺寸和材质。

  林长发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这个男人眼神坚定,不像是在开玩笑,这让林长发心里一阵狐疑。因为,“还愿身”本质上是一种协议,拿一个假人去代替自己,他的家族有一个秘而不宣的说法,做的纸人或者布人,尺寸绝不可超过三尺三寸。做等身“还愿身”,就是与当事人一模一样,这样的“还愿身”,只能用于接魂还愿。

  接魂还愿,就是把“还愿身”的作用完全反过来,把“还愿身”留在人间,代替当事人,而当事人则真的死去。“还愿身”里保留着当事人在世时的记忆,等当事人再次投胎之后,用“还愿身”接上新投胎的人和上世的魂。用科学解释,“还愿身”相当于记忆保留装置。

  需要做这种法术的,大都是被极其厉害的邪物缠身,必死无疑,没得选。但是,由于当事人在人世有遗愿没有完成,希望等自己再次投胎回来,接续前世使命,因此叫接魂还愿。

  据林长发所知,林家祖辈,做这个法术的很少。毕竟,做“还愿身”本质上是糊弄鬼,做“接魂还愿”是糊弄人,人比鬼难糊弄得多——这是对外说辞,实际上,更核心的问题是,当事人投胎之后,投到哪里?谁家刚出生的婴儿愿意跟你接魂?因此,做这个法术,需要当事人提前找到卖家,买一个未出生的婴儿,只要婴儿一出生,接上当事人前世的记忆,就算完成。

  男人听林长发一说“接魂”两个字,浑身激灵一下,六尺大汉扑通跪地上了,连连磕头,冲林长发直喊高人救命。

  这个男人叫杜方,三十多岁,家住百里外的一个村子。杜方家境贫困,但是人很孝顺,一直没有娶妻,只单身照顾老娘。可是,就在几天前,杜方突然得了一场怪病。

  要说病倒了也不是大事,庄稼人吃五谷杂粮难免生病,可是,杜方这个病却得的蹊跷——只是不饿。一开始,感觉肚子里面很饱,到吃饭的时候还不饿。杜方以为是吃多了,所以就两顿没吃饭,还跟邻居开玩笑,说要是一直不饿更好,省粮食了。

  过了两天,依然不饿。这下杜方慌了,赶紧找郎中看,郎中瞧来瞧去,也没看出来个所以然。到了第七天,杜方依然感觉不到饿,他意识到,可能得了邪病,于是赶紧找了一个神婆子给看看。

  神婆子一看就说杜方被冤魂缠住了,得烧个“还愿身”。杜方照着神婆子教的方法,找人做了个“还愿身”,写上自己的生辰八字,看好时辰,烧了。

  然而,烧完之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杜方等了一天,依然是感觉不到饿。于是他又去找神婆子。神婆子也算敬业,连说不可能,一般情况下,不是冤死几世的恶鬼,不至于这么不开眼,再恶的神鬼也怕恶人。于是神婆子马上跳大神,计划召来冤魂上身,谈谈条件。结果,鬼神刚一上身,神婆子“嗷”的一声就昏了过去。

  果然,良久醒来,神婆子告诉杜方,对方是个厉鬼,自己驾驭不了,让杜方另找高人。杜方一听,马上没了主意。自己死了就死了,可是实在放不下他老娘,他要死了,他老娘就没活头了。想到这里,悲伤不能自己,于是杜方给神婆子磕头作揖,求神婆子指条明路。

  神婆子心软,看杜方可怜,叹了口气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于是跟杜方说了“接魂还愿”的事情。

  神婆子说,接魂还愿这种法术,只存在于传说中。所以,只能让杜方去碰,碰到了有这个道行的,兴许还有救,碰不到,那就是杜方的命了。

  杜方舍得自己,却舍不得自己含辛茹苦的母亲,所以他二话不说,下定决心去找人。先是找了附近的所有有名的、无名的算命先生,又挨个棺材铺、纸活店去问。

  结果,跑了好几天,问了无数人,一说做“还愿身”,都有人敢接,说做等身“还愿身”的,也都有人敢做,无非是把还愿身做得大点。但是没有一个人说出“接魂”的事。因为做等身还愿身不难,只要有尺寸,谁都能做出来。说白了,那不就是一个蜡像么。

  难就难在,“还愿身”做好之后,如何帮当事人完成“接魂”。要是没人会接魂,“还愿身”做得再好,也白搭。

  杜方找了几天未果,已经不报希望了,没想到生死一线间,碰到了林长发。仅凭林长发说出了“接魂”这两个字,就让杜方看到了希望。因此,杜方纳头便拜,求林长发大恩大德,救救他们母子俩。

  听完杜方的话,林长发也沉默了。接魂这个事,他只听他父亲和爷爷讲过,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成功过。

  可是杜方命悬一线间抓到这根救命稻草,怎能放过?于是苦苦哀求,只求林长发试上一试,成与不成,都感恩戴德。

  林长发想了良久,看杜方实在可怜,又是一个孝子,决定试一试。救得了人则救,救不了人,无非自己折寿。

  谈妥后,杜方拜别了林长发,回家与母亲交代了后事,母亲悲痛欲绝。杜方告诉母亲,自己不久就会再来人世,再做他的儿子,他已经与林长发商定,由他暂时照料自己的母亲。杜母听后,更加伤心。然而,命运难改,杜母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准备后事。

  当晚,杜方怪病出现症状,饿了十几天,本来还好好的,突然就像气球泄了气一样,浑身迅速干瘪,不多时撒手人寰,成了一具皮包骨头的遗体。

  杜方死后,林长发按照祖传的方法,在杜方的还愿身中,写上生辰八字,装上五脏,在每个器官上,打上表文,塞上布符、镇物,然后,每天施法念咒,等待中阴期结束。

  等着等着,49天延长到了20年。那一天,杜母等不及了,要告别这个世界了。弥留中,杜母念念不忘杜方,埋怨他怎么还不回来。欣慰的是,杜方死后,林长发把杜母当成自己的生母一样奉养。林长发替别人赡养母亲的事情,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美谈。

  回忆这一生,杜母一直认为自己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杜方,30多岁时死了。第二个儿子,就是林长发,到了晚年,杜母甚至一度认为,她这一生只有林长发这一个儿子。

  等着等着,49天延长到了35年。林长发快到70岁时,才想起林家那个短寿的诅咒。但是他没有死。70岁之后,林长发觉得自己每活一天都是赚了。他用善行,打破了祖上的魔咒,他的几个儿子,都已经古稀之年了。

  他一直活到了103岁,活到了2017年。临死之前,他还念叨着杜方这个人。可是,那只是他记忆中的一个名字而已了,它的子孙们,都不知道这个人,林长发也没有把自己的手艺再传给儿孙。

  甚至,就连这个故事,真实性也值得怀疑,很有可能是乡村野史中的一个点缀而已。想想也是,这个故事太久远了。接魂还愿这种事,也大抵是人们对长生不死的期待吧。

  林长发的葬礼我去了,他是我那个村子里有记录以来的最长寿者,父老乡亲们都来为他送行。百岁老人的葬礼,庄严肃穆,也十分让人动容。下葬后,乡亲们都到林家吃白事饭。

  那天,和我坐在一起吃饭的人里,有一个老者,他边吃边和大家聊起林长发一生的种种故事和传奇,我洗耳恭听。老者说起了“接魂还愿”这件事,大体上与我所知道的故事一样。

  我仔细回顾了一下事情过程,突然想到,我听说的这个故事,并不完整。因为接魂还愿需要有婴儿投胎,可是林长发并没有让杜方提前找好投胎的婴儿。这明显是一个偷工减料的法术,怎么会成功?

  老者没想到我对这个事如此感兴趣,犹豫了一下,以一种“我只告诉你你不能跟别人说”的口吻,神秘兮兮地对我说,接魂还愿这个法术,还有一种操作,那就是施法者本人作为还愿身。这样,死者投胎后,就不用从婴儿开始,而是与施法者本人共用一个肉身。这种方法自古以来很少有人用,施法者如果技术不精,稍有不慎,会导致精神破裂。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也许因为不忍心害婴儿,也许是时间短救人要紧,所以林长发拿自己做还愿身,结果,施法成功了,杜方就来到了他的身上,因此,林长发赡养杜母,其实是杜方赡养杜母,杜母也认为,林长发就是自己的儿子。

  于是我赶紧问老者:林长发为什么一直没有对外宣布自己成功了呢?这可是一件大好事,用这种方法,不伤害别人,也算是积德啊。

  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想法,突然浑身一阵冷,打了个寒颤。再看这个老者,只见他人高马大,面色黑油,不苟言笑,表情中一股悲怆。

  我静默了,翻来覆去想老者说的话,将计就计,杀人续命,将计就计,杀人续命,难道,难道这个老者是?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nanguodeminjiangushi/1528.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