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_天涯号_论坛_天涯社区

不是我自己吹牛,也不说我看的多厉害,但是三山五岳全去过,疑难杂症全看过,手到病除,有求必应。 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我的一堂仙家,要说这堂仙家的厉害和来历,这事情还要从...


  不是我自己吹牛,也不说我看的多厉害,但是三山五岳全去过,疑难杂症全看过,手到病除,有求必应。

  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我的一堂仙家,要说这堂仙家的厉害和来历,这事情还要从我小时候遇到的一件事情开始说起。

  我记得那事情发生的时候,正好是三九寒冬,老仙沟出了一件邪乎事——村头的刘大胆死了。

  前几日还拿着在山林子里面套着的黄皮子吹乎呢,那天早晨就被人发现在村头的歪脖子柳树下面上吊死了,舌头吐得老长,身体冻得硬挺挺的,脸色发青,目露惊慌,死相非常的难看和吓人。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最邪乎的事情是在他旁边还吊死了一个黄皮子,跟他的死相一模一样,都是舌头吐出来长长的,冻得硬挺挺。

  “唉,老刘家那大小子死了,咋就那么想不开呢,上吊死了,留下孤儿寡母,真是作孽啊!”奶奶唉声叹气的说道。

  爷爷穿着鞋,低着头哼了一声道:“死了也活该,自找麻烦,我都跟他说多少回了,仙家不能得罪,他非不听怨得了谁,这一入冬,死在他手里的黄仙都有多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叫什么,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都是自找的,你也不用唉声叹气的,赶紧弄点饭,一会小森起来你们先吃着,我去看看。”

  “你嘴里就不能留点德,乡里乡亲的,这话让人家听到又该被人家说道了。”奶奶听到爷爷的话,嘴里不愿意的说道。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去给仙堂上柱香就出去了,你赶紧做饭去吧!”爷爷说完,穿戴整齐的就走了。

  奶奶在爷爷走了之后,又是叹息几声,摇摇头就要下地做饭去,我早就听到他们说话了,心中好奇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奶,咋了,谁上吊了?”

  “村头你老刘大爷,昨天晚上在东头歪脖柳树上面自己上吊了,这不你爷爷出去看看嘛。”奶奶说完之后又对我说道:“醒了,就起来吧,把被叠一下,我去做饭。”

  听完奶奶的话,我心里有点好奇起来了。活十多年了,还没有看到人上吊死了是啥样子呢。

  想到这,我急忙穿起衣服,几下子把被叠完垛起来,火急火燎的就向门外跑去,奶奶正在那里做饭看到我往外走,开口问道:“大早晨干吗去啊?”

  关上门,就朝着村东头跑去,一路小跑,就看到昨天晚上下的清雪路上有一大串的脚印,全是朝着村东头去的。

  想到这里,更是卯足了劲朝着东头跑着,路上正好看到了一个同村的孩子,也是我打小的伙伴,二狗子。

  我一听跟我想的一样,忍不住笑着道:“好啊,不愧是我兄弟,跟我想的一样,快走吧,别一会去晚了,再看不到。”

  老仙沟没有多大,从我家到东头,也没有几分钟的时间,老远就看到在前面围着一群人,嘁嘁喳喳的说着话。

  终于是到了前面,可是一看到刘大胆上吊的那个样子,顿时我就后悔了,想要退出去,可是挤进来容易,退出去难啊。

  我忍不住的偷瞄了一眼,只见此时两米多高的歪脖柳树上面,直挺挺的挂着一大一小的两具尸体,一个是刘大胆的,铁青的脸色,惊恐的目光,伸长的舌头,冻僵的尸体。再加上一个在他旁边的那具黄皮子的尸体,这个场景是要多恐怖有多恐怖,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在农村也不是说看不到死人的尸体,可那都是经过处理之后的,跟常人睡觉也没有啥太大的区别,就是脸色苍白了点。

  可是此时看到刘大胆的尸体和那具黄皮子的尸体,说实话,我这心里突然感觉到了害怕,一种诡异的气氛在我们周围笼罩着。

  整个歪脖子树周围没有人敢往前凑,只有一个背影背对着我们,看着树上的刘大胆。

  顿时就看到爷爷几步来到我跟前,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嘴里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这里啥地你不知道啊,竟然自己跟过来了,你咋这么爱看热闹呢!”

  本来我就有点怵爷爷,此时在看到爷爷如此暴跳如雷,更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眼泪也是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

  “爷爷我错了,我这就回家,这就回家!”本来就有想回去的心思了,此时被爷爷一撵,更是不愿意再在这里待着了,委屈的哭出来说道。

  “完犊子货,给我憋回去,不许哭。”爷爷看我哭的样子,心头更是冒起一阵火,忍不住的呵斥道。

  我强自忍着没有敢像二狗子那样哭出来,但是也在那里闷声的流着眼泪,爷爷不发话我现在也不干走啊。

  看到我的熊样,爷爷更是来气,上来又是踹了两三脚,幸亏是旁边有人拦着,并且劝着爷爷,才没有再多踹我。

  “叔,孩子小,喜欢看热闹,他也不知道轻重。你消消气,赶紧想想办法,这刘老大也不能一直挂在这里啊!”

  “是啊,叔儿,现在这刘老大也不能一直这么挂着啊,他们家里就这么一个壮丁,也不知道日后那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

  听到他们的话后,爷爷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滚犊子,赶紧回家,再让我看到你,看我不打死你。”

  本来已经要走的我,突然听到从二狗子嘴里发出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停下了。心中想着二狗子你挺能啊,敢跟我爷爷这么说话,我看你是三天不打,有点上房揭瓦的意思啊!

  心中还在想着错过今天,要收拾一下二狗子呢,可是爷爷听到二狗子的那句话后,顿时就是满脸苦涩,面上惊慌大过尊敬。

  我爷爷是做什么的,那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神儿,任何疑难杂症只要是过了我爷一眼,基本上就没有给你解决不了的。

  此时的二狗子已经不是跟我一起过来的二狗子,因为他被黄仙上身了。前来警告爷爷少管闲事的,这是要开始害人的节奏啊。

  东北的这地界,四季分明,再加上地势平原,多深山密林,日久天长之下,在这老林子里面就慢慢的有了一群动物成精了。

  狐黄白柳灰,为了加快自己的修行进度,也或许是上天的安排,这些动物,也就是大神口中的老仙,开始找可以承受他们上身的凡人,帮助其他人看病驱灾,积德行善。

  “不知是哪位老仙落马,弟子不知,这里向你赔罪了。”爷爷恭谨无比的对着二狗子一躬身说道。

  二狗子,也就是这个落在此时他身上的老仙,则是哼哼一声:“哼,我是黄家三太奶,要不是看在你是小弟马的份上,我才懒得下山来提醒你的。我今天实话告诉你吧,这刘老大一家都会因为他的胡作非为收到惩罚,多说无益,你莫伸手就是了!”

  听到这个老仙的话后,爷爷脸色一变,在一旁围观的村民也是露出恐惧之色,要知道以往他们认知当中的仙家可都是有求必应,救苦救难的角色。

  今日突闻如此狠辣的话语,顿时都是脖子后面冒起了阵阵凉风,心中都是暗暗警惕着,日后不敢在轻易的得罪这些仙家的弟子,否则仙家给你来这么一出,那谁还受得了啊!

  “老仙,这刘老大自作孽不可活,死有余辜,但是他的家人都是无辜之人,现在刘老大已经死了,剩下孤儿寡母也是艰难度日,日后也绝对没有好日子过。老仙您看能不能高抬贵手,放了他们一马。”爷爷善说善劝,只是希望能够消了这个老仙的恨意。

  可是黄皮子这个东西,最是记仇,眦睚必报。俗话说,黄皮子哭丧,三日必定家破人亡。说的就这玩意,忒记仇,并且是有仇必报,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就像是那个陪着刘老大上吊的小黄皮子。

  爷爷的话刚说完,二狗子的脸上突然就是变得狰狞起来,眼珠子瞪得溜圆看着爷爷厉声喝道:“陆老头,我告诉你,今天前来告诉你一声,是看在你背后那堂仙家里面黄家教主的面子上,都是一家人,免得伤了和气。可是单凭你,还不够资格跟我说东说西的。”

  “死的不是你孙子,你当然在这里说这说那,如果是死了你的孙子,你还会在这里跟我装好人吗?太奶我还就告诉你了,这件事情不管是谁来,都是一个结果,不会改变。我走了,别怪我没有警告你,这老刘家的事情,你要是敢伸一根手指头,太奶我让你没有好日子过,小心你的孙子夭折。”

  最后,老仙说完话之后,就看到二狗子的身子就像是光膀子站在冬天的室外一样,一阵快速的抖动,打着颤抖就昏在了地上。

  而爷爷也没有想到这回来的老仙竟然是这样不给留情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他给说的一文不值,这日后要是再给人家看病,怎么让人家相信自己啊,今天这面子算是彻底的栽了。

  看热闹的村民此时也是看着爷爷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刚才还问爷爷怎么办的那个人,此时也是躲得老远,不再说话了。

  而我这时候也听到了整个过程,心中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生气,但是看着爷爷的样子又是有点心疼,不由自主的开口喊了一句:“爷,我们回家吧!”

  就在我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爷爷本来已经有点低下的身子越发的变得佝偻起来,隔着人群看着我,迟迟的没有说话。

  过了许久之后,才看到爷爷从嘴里深深的喘了一口长气,白色的哈气在他前面,遮住了他的目光,只是听到他开口说道:“刘老大的尸体你们弄下来送回去吧,这件事情你们也听到了,不是我不管,是不能管,也不敢管了,毕竟我陆家也就这么一根独苗,我回家了!”

  说着上前一步把昏迷的二狗子抱了起来,来到我的身边看了一眼。随后开口淡淡的说了一句看不出来喜怒的话:“走吧,回家!”

  我不知道从这一刻,从那句回家后,让接下来的几年里爷爷的心里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尴尬,在整个村子所有人的指点和说道下,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以至于最后郁郁而终,或者说是因为我的原因,爷爷简直或直接的死在了他供奉一辈子的仙家手里。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说,只说我跟随爷爷回到家里,爷爷把昏迷之中的二狗子放到了炕上,盖了一个被子,又到外屋弄了一晚像是中药的东西,把二狗子给唤醒了之后灌下去了。

  我一撇嘴,拉倒吧,我才不信呢。明明老远我就闻到了一股子药味,还骗我是糖水。

  二狗子休息了一会,也醒过来了,对于刚才的事情一无所知,只知道看到刘老大的样子被吓哭了,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饭桌上,奶奶开口问起了刘老大的事情,爷爷也是含糊的几句折过去了,没有多说什么。而我虽然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我不敢多嘴,特别是吃饭的时候,因为爷爷管的我特别严,吃饭不能吧唧嘴,也不能说话。

  按照他的意思就是食不言寝不语,我也不知道啥意思,反正就是吃饭说话就要挨揍,为了不挨揍,我只好是不说话了。

  屋里就剩下爷爷奶奶两个人的时候,爷爷唉声叹息的对着奶奶说道:“哎,刘老大的一家子是完了,都是因为他的胡作非为,好好的一家子就要这么的散了!”

  “还能说啥,老刘家一家子要遭到仙家的报复,估计快了,也就这几天吧,一家子就要散架了。”爷爷看了奶奶一眼,实话说道。

  爷爷摇摇头,有点无奈的说道:“劝不了,这次是一个黄家老仙三太奶,已经看在咱们仙家的面子上提前来告诉我了,不让我管,否则的话可能要牵连到小森的身上,没有办法了,只能是认了。人,争不过命,也争不过仙啊……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nanguodeminjiangushi/1398.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