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的猴子_悲伤的猴子故事-民间故事-查字典会

古林县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想不到,一只猴子打破了古林县的宁静。一个外地来的能人,用康脑机训练了一只非常精明的猴子,它不但能写英文,还能解初中课本上的数学题。...


  古林县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想不到,一只猴子打破了古林县的宁静。一个外地来的能人,用康脑机训练了一只非常精明的猴子,它不但能写英文,还能解初中课本上的数学题。谁有幸亲临现场,不但能看到神猴的表演,还能买到一台非常有实用价值的康脑机。据说,这种康脑机是一位海外爱国专家为表赤子之心,集同类产品之大成,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岛上花费多年心血才研制出的。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康脑机不仅能训练动物,对学龄前儿童的智力开发也有非常显著的功效。

  不少人都去观看神猴表演,这些观众中有的只是想亲临现场观赏一下神猴的表演,而有些盼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则巴望着能买上一台康脑机,还有些人则想看看其中到底有什么奥妙。

  在这些人中有一女子,叫柳凤菊,三十多岁。虽然她生过孩子,离过婚,可她的风韵不减当年。

  这时,在观众的欢呼喝彩声中,神猴出场了。只见它足登薄底云靴,腰围虎皮战裙,头上那顶过大的圆穴帽盖住了左边的半个脸膛,一身别致的打扮很像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它两条后腿直立,蹒跚着走到台中央的一块大黑板前,向着观众泪眼汪汪地瞅个不停。当它的主人一个青脸、瘦弱的中年男人举起皮鞭时,神猴就像被后娘打怕了的孩子,马上跪下磕头求饶。

  表演开始了。一个小学生出了道百位数的加法运算题,神猴拿起粉笔稍加思索,便在黑板上写出了正确答案。一个中学生出了一道一元二次方程的代数题,台下的观众都瞪大了眼睛,屏住呼吸,望着神猴,暗暗为它捏着一把汗,生怕那无情的皮鞭落到它身上。谁也没有想到,这道代数题又被神猴解出来了。神猴的这一神奇表演,犹如在油锅里投下一把盐,全场顿时沸腾了,赞扬声、惊叹声、口哨声还有不住嘴地咂咂声搅成了一团。人们都不由得想试试这只神猴到底有多大神通。

  这时,一位姑娘说了句汉语,神猴很快在黑板上译成英语;一位小伙子说了句英语,它又很快地译成了汉语

  表演结束了,神猴的主人得意地摘下神猴头上的大圆穴帽,随手一抖,从里面露出个墨水瓶大小、既精巧又美观的方盒。他得意地高高举起方盒说:“就是这个康脑机使猴子的智商达到了和人一样高的水平。”接着,他又讲述了用康脑机训练学龄前儿童的方法,以及在一两年内收到的显著成效。

  此情此景使在场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就连那些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心服口服了。观众都争先恐后地跑上台去抢购康脑机。

  唯有坐在最前排的柳凤菊像一尊泥塑似的一动不动,她两眼直勾勾地盯着神猴左眼上的玻璃花出神。眼看神猴就要被牵下场了,她突然“腾”地站了起来,发疯似的喊了一句:“马小海”

  神猴听到喊声急转过头,两只小眼睛一眨不眨直愣愣地望着柳凤菊。突然,它不顾一切地一头扎进柳凤菊的怀里,柳凤菊也紧紧地搂着神猴“儿呀”、“儿呀”撒疯似的痛哭起来。

  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使神猴的主人大惊失色,他一边死命地拽着套在神猴脖子上的铁链,一边挥舞皮鞭雨点般地打在神猴的身上。

  柳凤菊的姐姐见势不妙,急忙上来,也死死地拉住妹妹,气喘吁吁地向观众道歉解释:“只因我妹妹以前死了儿子,精神分裂了,见到人,即便和人相似的动物,也会产生错觉,以为是自己的儿子。今天一定是旧病复发,大家千万不要见怪。”她一边说,一边把目光转向神猴的主人:“请这位先生不要生气,原谅她是个病人,影响了您的生意。”

  猴子主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望着台下混乱的人群,提高嗓门,神态自若地解释说:“因为这只猴子经过康脑机的长期训练,产生了和人一样的高级思维,所以和人发生了感情共鸣。”

  不少观众都认识柳凤菊的姐姐,又听到他们的解释都在情在理,于是便陆陆续续地离开了。

  一会儿,场里的观众都走光了,柳凤菊仍然搂着神猴发疯般地哭泣。柳凤菊的姐姐和神猴的主人使出全身的力气想把他们分开,可他俩却像磁石一样紧紧地吸在一起,似乎斧剁刀削也难分开。

  这猴子真是柳凤菊的儿子?还是柳凤菊的精神病又重新复发?这还要从柳凤菊的经历说起。

  柳凤菊是南山脚下柳林庄人,十八岁那年,她初中毕业回乡和本村青年马军强结了婚。结婚后不久就生下了儿子马小海。由于马军强好逸恶劳,十几年过去了,家里还是一贫如洗,柳凤菊很着急。一天,她从表哥那里得到一条致富信息,说是将山林里的金丝猴逮住,偷运到深圳的一个港商那里,每只能赚几千块钱。于是,她就与马军强商议去山里偷猎金丝猴。

  起初,马军强知道偷卖金丝猴犯法,不想干,但经不住凤菊的再三劝说,最后决定上山试试。

  自此,马军强带着他的儿子马小海常到山上转。因为马小海的身材异常瘦小灵巧,有得天独厚的狩猎条件,没几天,就逮住了一只金丝猴。马军强将猴子卖了,得到一笔钱。从此,尝到甜头的马军强胆子越来越大,开始大肆倒卖国家稀有动物。

  偷猎的猴子,大多是马小海逮住的。马小海每日除白天上学外,晚上常常还要抽出一些时间蹲在山里狩猎。

  一直到夜里十二点,马小海还没有回来。柳凤菊焦急地守在炉火旁,实在等得不耐烦了,只好壮起胆子出去寻找马小海。她孤身走在崎岖不平的路上,一阵阵秋风吹得草东歪西斜,一声声忽高忽低的狼嚎声不时传来,柳凤菊越走越怕。突然,不知是啥东西绊了她一跤。当她摸到一个肉乎乎的东西时,两条腿像触了电似的,颤抖不停。她借着月光低头看时,发现脚下是具被狼吃过的孩子尸体,又扫视了一下四周,看到地上有件破衣衫,仔细一看正是儿子的衣服,柳凤菊顿时惊呆了。就在这天夜里,柳凤菊疯了。

  常言说,祸不单行。就在马小海失踪、柳凤菊疯癫的当天,马军强也因倒卖国家稀有动物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

  柳凤菊的姐姐是古林县城很有名望的脑科医生,听到妹妹失子惊疯的消息后,便把她接进县城医治。

  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医治,柳凤菊渐渐恢复了健康。她想起自己的过去,觉得和马军强过日子实在太窝囊,便和服刑中的马军强离了婚。

声明:本文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不代表主页之意见及观点,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 /nanguodeminjiangushi/1343.html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